游谱>如何与仰光说再见

如何与仰光说再见

2016-10-11 遥大头

在仰光的最后一天,似乎没有比吃吃吃更好的告别方式。上午9、10点的太阳,已经相当有威力。为了逃避暑气,更为了消食备战午餐,我踱到了仰光国家博物馆。这座陈旧的五层大楼藏品惊人,却基本没有什么布展可言,价值连城的金王座、象牙椅,不过随意撂在一边。


kimtetsu.jpgphoto by kimtetsu via Flickr


闲闲看过,直奔下一个街口的Feel Myanmar美食。这里永远热闹非凡,现做的吃食都摆到了店外的庭院里,看上什么只要一指,服务员就会一溜小跑端过来。食堂般的气氛让人心情大好,点了新鲜的蒜茸柠檬大虾,粉嘟嘟的缅式红烧肉,蔬菜色拉里依旧有我最喜欢的秋葵。这里的口味属于缅甸大厨做的亚洲菜大杂烩,品种齐全(甚至有寿司),价钱又公道,难怪环顾四周,无论是领馆区的外国领事,还是本地时髦男女,都吃得皆大欢喜。餐后很贴心地送了甜品,是放了椰丝与木薯块的西米露,口味偏甜,加点冰块正好入口。


kudumomo.jpgphoto by kudumomo via Flickr


下一个好消遣,非斯特兰德酒店的英式下午茶莫属。始建于1901年,仰光河畔的Strand与新加坡的来福士酒店,都是殖民时期酒店业巨子Sarkies兄弟的大作,但命运却比后者坎坷多了,上世纪70年代一度沦落到天花板脱落、老鼠乱窜的地步。不过今天的Strand Hotel已经回复了昔日接待毛姆与乔治奥威尔时的光彩,带着老酒店特有的那种慵懒,只见雅致不觉奢华,咖啡与三层点心塔的味道都毫不含糊,而且可以两人共享一份。蜷在藤椅上看窗外的街景,老式铁皮吊扇轻轻送来凉风,不亦快哉!


El Scrapeo.jpgphoto by El Scrapeo via Flickr


在黄昏带来的一丝凉意里,从河边沿着37街,回到市中心的苏雷塔(Sule Paya),一下就被下班、放学的人潮与汹涌的小吃摊淹没了。婉约些的是果汁摊,手摇甘蔗榨汁机轰隆隆地转,牛油果加上碎冰哗啦啦地搅;豪放的是热气腾腾的煎炸摊、羊杂档、麻辣烫,刚买完菜还捧着一束鲜花的美女,轻咬一口炸得黄酥的掸邦豆腐(Shan Tofu)。以往看到这一切就走不动腿,不过这回取次花丛懒回顾,因为下一站是Aung Thukha。


kozeyar.jpgphoto by kozeyar via Flickr


藏在西餐馆云集的Dhama Zedi路一侧的小巷里,传统缅甸菜馆Aung Thukha餐厅像小时候的国营餐厅,桌子大,灯光暗,苍蝇飞得慢;不过服务却热情多了,人刚落座,色拉和汤就流水一样摆上,加上桌上原有的配菜、调料和糖果,几乎看不出点菜的必要。没有菜单,菜是去柜台里看着办的。我要了一份招牌鹿肉,配着当地的腌茶叶吃,解去油腻后,只余下满口咖喱肉香。免费赠送的汤也毫不含糊,用虾皮熬的汤底,切进饱满得要迸出水的白菜和各种蔬菜叶子,口感有久违的清新与真实。虽然客人很多,但店里并不吵闹,一位高僧正在电视上讲经说法,服务员不时停下手里的活儿,认真看上一会儿。邻桌的人喝起清淡的缅甸啤酒,门外已经有温柔的月色。


fabulousfabs.jpgphoto by fabulousfabs via Flickr




photo by Dan Lundberg via Flickr

本文由游谱旅行作者原创

游谱旅行  版权所有

扫描下载游谱APP

游谱旅行为热爱旅行又拒绝墨守成规的人而生。由《Lonely Planet》作者、资深旅行作家组成的行程规划师团队为旅行者打造最独特的行程规划。我们通过准确的海量目的地数据库、专业的行程规划、便捷的一键定制下单,使用户告别繁琐的行前准备和糟糕的行中体验。让旅行回归快乐

Copyright © 2018 youp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23795号 京ICP证160420号 北京游谱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